新聞專訪

朝陽中的堅持 -- P.P. Sunny 訪談記

陳錦華James

如果有扶輪社友告訴你:「我連續四十年保持百分之百出席率。」那意味著他健康良好、事業穩定、家庭和諧、親友支持,再加上自己的堅持;那是一種恆心、毅力的展示,點點滴滴,不斷的付出以及不計較、多包容的具體表現。

  星期二下午三時,在Woody社長事務所大樓底下之星巴克咖啡廳,焦糖瑪奇朵陣陣飄香。台北朝陽社前社長P.P. Skin亦即我們台北西北區社P.P. Sunny的公子,不疾不徐的回憶著他年事已高的父親當年種種。當日正值萬安演習,加上陰雨難行,但是很可貴的,大家都依時到達,親切問候寒喧了幾句,便進入主題。極有時間概念,凡事都有充分準備,切實執行,效率極高,這是一位短暫接觸即能給人有許多正面印象的一位醫師。那麼他的父親又是怎麼樣的一位扶輪社友呢?興奮加好奇的一股衝動湧上心頭,於是乎朝陽齒科、台北朝陽社等問題便脫口而出了。頓時,P.P. Skin的解說帶領了我們走進時光隧道。

  1960年,台北西區扶輪社輔導並派三位社友(王木發、郭家盛、林溪圳)協助成立台北西北區扶輪社,創社社長是王木發(Diamond)。P.P. Sunny、Lucky社友與C.P. Diamond當年是基隆中學的同班同學,又是同地域內事業有成之仕紳,遂受邀成為創社社員。當時社員總共42名,經過半年的臨時扶輪社,民國49年9月24日受證。台北西北區扶輪社繼台北社、台北西區社、台北北區社之後成為台北第四個扶輪社。

  「過去46年的扶輪生活中,受各位社友的幫忙,」P.P. SKIN謙虛地說:「家父當過第六屆祕書、第十六屆社長,更蒙前總監Hy-Line指派為總監特別代表,以本社社友第二代為主幹,輔導台北朝陽扶輪社成立。」1992年,台北西北區社第32屆,那一段時光,是一段有汗水、有歡笑,令人難忘的美好經驗與回憶。

  民生西路日治時期稱為朝陽街,朝陽兩字不管唸「招」或「潮」,都象徵如日之初升,光明燦爛,再加上其名「鼎煜」,這就是P.P. Sunny之nickname的由來。至於朝陽齒科也因緣際會,互放光亮,與有榮焉。值得一提的是,在輔導台北朝陽社成立的一年半當中,P.P. Sunny必須每週參加台北西北區社及台北朝陽社各一次的例會,也就是每週出席兩天,可以說台北朝陽社是P.P. Sunny孵出來的。由此再來看40年來100%的出席率,則更不簡單了!猶記得訪問P.D.G. Hy-Line、Lucky社友及P.P. Johnson時,知道了好幾位社友皆有此輝煌紀錄,如今感受更深。一分堅持,一分用心,一粒砂,一世界,其背後的意義,值得我們後輩細細體會,多多尊敬。
除了籌組台北朝陽社之外,在P.P. Sunny諸多建樹中再舉一些犖犖大者,例如:與台北北區扶輪社共同輔導成立台北士林扶輪社、發行扶輪文獻、向台北市衛生局獻贈巡迴保健服務車、社員子女組團赴日訪問、由社員子女組成英語俱樂部、成立「山地服務研究委員會」……,皆為其任內之重要行事紀錄。P.P. Skin一邊敘述,一邊回憶那次社員子女赴日訪問和P.P. Code公子同團,彷彿昨日一般。

  輕啜了一口咖啡,他又說道:「父親總是對自己要求多一點,對別人則包容多一點,因此總是事必躬親,也少有疾言厲色的時候。」就因P.P. Sunny個性溫煦,脾氣和善,所以家裡感受不到嚴父的高壓氣氛,使得子女對於事情更有責任感、更能執著於理想。這些個性,也深深影響其子女與社友。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扶輪歌唱,P.P. Sunny自創社以來常年擔任領唱,在眾多領唱社友中,加上P.P. John與我這個後輩,恰巧三人皆為牙醫師,P.P. Skin談及此事,還頗津津樂道,不失為美事一樁,特意囑我與大家分享。

  我們誠摯祝福P.P. Sunny身體健康、順心如意,訪談就在濛濛細雨中畫下句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