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訪

台灣金融界長青樹--李良吉(Lucky)前輩

陳金龍 Alan 訪談整理

一、前  言
  接到Woody社長指示要對扶輪前輩,也是我們台北西北區扶輪社創社社友Lucky做一次訪談,因此利用扶輪社例會結束後,由Simon副社長及James社友陪同,在凱撒飯店二樓進行訪談。從訪談中知悉Lucky前輩不只是台北西北區扶輪社創社社友,其更是台灣金融界德高望眾之前輩,於銀行界服務近六十年,至今仍堅守崗位,目前除擔任恆信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台北國際商業銀行常務董事、建華商業銀行董事及中國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常務監察人等職務,並積極參與社會活動,服務人群,精神令人感佩;筆者跟其有類似之職業背景,因此能有此一機會做本次訪談亦深感榮幸。以下本文將對本次訪談內容介紹如下:

二、清苦環境中求學到職場優異表現
  Lucky前輩於民國9年12月30日出生,在台灣接受小學、中學教育之後,因台灣當時只有台北高等商業學校、台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且日本人占了大多數名額,故萌生出國求學的意願,到日本讀經濟學科,好在家人都算支持,使他能順利踏上一個嶄新的旅程。大一時發生珍珠港被襲事件,很多留學生被強迫去當兵,但他僥倖得以繼續修業,在民國32年9月得到日本大學商經學部經濟學科學位,且成績優異,榮獲總長獎。在日本認識許多不同國籍的朋友,讓他的眼界更為開闊,他說這是命運安排,否則今天他不知能不能還在這裡。畢業後,有陣子没工作,還好民國33年1月承蒙恩師小幡清金先生(曾任日本大學商經學部財政學教授)的推薦,他才得以回台灣到總督府外事部調查課作經濟調查研究工作並兼任台北帝國大學南方人文科學研究所囑託、財團法人南方資料館囑託。
  光復後,即民國34年11月由時任財政部特派員游彌堅先生(日本大學的大前輩--曾任台北市市長)的推薦,轉任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經濟委員會研究員,至民國35年11月離職。後來民國36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我才體會到前輩講過的一句話:中國人是一加一不等於二的意義。我們不解,他笑著說:含蓄講就是要彈性,不能死板板的,並說這與他在日本,看日本人老老實實、不搞花樣,兩種民族是有大的差異,後者影響了他日後做事做人的原則(方式)。民國36年11月,他轉到華南商業銀行總行去,當研究室的研究員,為了了解銀行的業務,他放棄了研究員的身份,從最基層做起,在37年至62年之間,由基層再往上做到台北南門、城內分行、營業部經理、徵信室主任等位置,也曾榮獲民國59年優秀金融人員財政部長獎,直至62年,共26年時間;之後就把人生往後時間獻給台北國際商業銀行,期間任職台北區合會儲蓄公司總經理、台北區中小企業銀行總經理,共計18年,於80年4月任台北中小企業銀行 (後改制台北國際商業銀行)常務董事共15年,我們可以發現到Lucky前輩服務於金融業長達近60年,現在依舊擔任台北國際商業銀行常務董事,這樣的資歷是少有人可以辦到的。目前他為不辜負台北國際商業銀行何壽川董事長殷託,每天仍到總行關心重要性業務或參與審核重大貸款案件,並襄助策劃併購建華商業銀行,期於本年底成立「永豐金控」之大計。

三、優質家庭幸福美滿後代子孫持續光大
  Lucky前輩於26歲時與畢業日治時代台灣才女就讀之「台北第三高女」(即台北第三高等女子中學)的陳綉鸞女士締結良綠。李夫人秀外慧中,相夫教子、治理家務、敦親睦鄰、博得大家稱讚。Lucky前輩更令人羨慕的是:子子孫孫均善於自我管理,且赴美國或日本留學深造之後進入社會服務,安分守己,貢獻社會。諸如:長男文聰,留美後續在美國企業高就,現任洛杉磯SHARP INDUSTRIES公司財務長。次男文宏係美國加州大學企管碩士,曾任中國信託商銀總稽核,現為中國信託綜合証券公司副董事長。女婿許尚華,攻獲美國喬治亞大學工業心理博士,現應聘擔任交通大學工業工程系教授。外孫女陳逸綾也是留美企管碩士,現服務於台北國際商銀國外部,其胞妹逸婷就讀日本帝京大學經濟系。外孫許弘杰畢業美國伊利諾大學商學系後,現任美國高盛證券香港分公司研究員。孫女曼君留學加州大學企管系後在美國中信銀行服務。足見Lucky前輩後代子孫均傳承優質才華,熱誠服務奉獻,甚且持續光大。

四、熱心公益積極服務社會
  Lucky前輩於46年前,與本社創社社長王木發前輩(P.D.G. Diamond)等一些基隆中學的同學及志同道合朋友們,因緣際會成為42位創社社友之一,當時只因服膺扶輪社創立的宗旨,基於「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一份熱誠,利用工作閒暇參加了這個社團;民國63年時輪值擔任本社第一副社長,翌年本有機會接任社長職務,不過因受本身工作異動,而與社長一職擦身而過,這個缺憾至今仍令Lucky前輩耿耿於懷,在意的倒不是名位而是失去了一次為全體社友服務的機會。
  數十年來,其秉持著扶輪揭櫫的明訓「出席是服務的原點,出席才會增進友誼」奉行不悖,為的就是服務社會,廣結善緣。其表示扶輪社社友都是社會各行各業的菁英,它有如一個小型社會的縮影。從與每個社友的接觸聯誼中,增廣見聞,也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觀與做人處事的態度,因此要求自己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無論如何每週一次的例會一定參加,46年來風雨無阻,從未間斷。自己並設定了下一個目標,未來繼續朝連續50年例會百分之百出席率邁進,只要身體狀況許可,繼續為扶輪社奉獻犧牲,仍會樂此不疲。
  Lucky前輩除為我們台北西北區扶輪社「職業成就獎」委員會主委外,目前亦擔任台灣日本大學校友會副理事長、華南銀行北區華友會會長及台北國際商業銀行舊同事聯誼會會長,利用退休後所有閒餘時間從事關懷別人工作,不論退休或在職同事的婚喪喜慶,只要知情,都一定到場致意,善盡一位長者的關懷。其所展現的長者風範確實令人佩服。

五、對扶輪社新進社員之建言
  再請教Lucky前輩能在商場上如此有成就,憑藉的是什麼,他很慎重的表示扶輪社所標榜的四大考驗,即可說明他做事的原則:遇事反省,然後言或行-1.是否真實、2.是否公平、3.能否增進信譽友誼、4.能否兼顧彼此利益。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張信箋,上頭寫著「感恩、關懷、寛容、謙卑、誠實、惜褔」,「溝通、協調、共識、合作、團結、力量」,來提醒自己做人、做事的向,另外勉勵自己「心開、運通、褔至」,這些都印證了Lucky前輩的成功,他還說時時充實自己,多閱讀報章雜誌,做到「活到老、學到老」的目標,我們亦深深受到激勵,這也是另一個收穫。
另在本次訪談裡,我們亦深刻感受到Lucky前輩是一位為人親切,態度謙和的長輩。從他暢談的理念、人生觀及一生中做人處事之原則,讓我們受益良多,例如他提到之所以能夠擔任台北區中小企業銀行總經理長達18年,所憑藉的就是萬事以身作則,嚴以律己,厲行職業倫理道德;在做人處事方面,見人先行禮,主動打招呼,則是基本的禮貌;個人請客絕對不以公帳報銷,若以公司名義請客則會請副總或其他部屬陪同,公私分明;在工作上則堅拒關説,力求沒有缺失,因此任職期間經營績效卓著,深獲銀行創辦人信任,並為銀行樹立無價信譽。

  人生道路是無限的寛廣,一個人要下定決心,堅決努力朝目標前進,任何阻礙挫折都不會阻擋。用這樣來描述Lucky前輩最是恰當不過,他有今天的成就並非一蹴可及,都是經過一點一滴地累積,在時代旋動中,因為他的執著和積極、有條理的性格,使他能成功地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