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訪

 

回憶點點滴滴暨PP. Code參加台北西北區扶輪社四十五年

 

陳錦華James

2008年元月30日例會結束後,副社長Life帶領Alan、Daniel、Face和我,於咖啡香中展開PP. Code(高進福律師)之專訪。PP. Code開宗明義先闡明code一字的意義是法典而非只是密碼。然後他一路滔滔不絕,讓我們見識了專業卓著、閱歷豐富、社齡超過45年的資深前社長大將之風。可能是律師性格使然,之前PP. Code便做了整理,重點大綱一目了然,使得訪談非常有效率,精準的時間運用更是在他身上印證無疑。

每個資深社友都是寶貝,在咱們西北區扶輪社,信手拈來都是歷史,每個人的陳述中略見每個人的風格。話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些友誼與服務的事蹟便成了每個人津津樂道的故事。PP .Code首先說到,西北區扶輪社成立之前,台北市只有台北、西區、北區三社。1960年間西區社創立社長游瀰堅為總監特別代表,輔導成立西北區扶輪社,就如今日咱們社輔導成立其他扶輪社一般。當時西區社的王木發(Diamond)、郭家盛(Oil)及林溪圳(River)三位社友,都是延平區大稻埕人,熱心邀請當地各行各業領導人士,成立西北區扶輪社;例會地點位於延平北路三段第一劇場三樓蓬萊閣食堂。嗣於同年9月24日正式受證成立「台北西北區扶輪社」,為台北市第四個成立的扶輪社。當時社少入社亦不易,而我們西北區社始終秉持扶輪優良傳統,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社備受尊崇的原因吧!正因為社少,所以台灣、香港、澳門同隸屬於345地區,不若現在光是台灣就有7個地區!

PP. Code繼續說到:「我於1961年6月28日入社,當時只有31歲,是第一屆王木發創社社長掛章成為社友,介紹人是前社長廖長庚Star及前社長盧啟華Jade。」

而今時光流轉,瞬間已四十五年,有些回憶就像老酒,愈陳愈香;當初開會在蓬萊閣,用餐是便當式的,也有二、三年之久。1963年開會地點遷至館前路中國大飯店8樓,亦有五年期間。1968至1973五年間是在德惠街統一大飯店12樓香檳廳,1973年7月後改於希爾頓(亦即今凱撒)大飯店,因位於台北車站前,有地利之便,遂一直在此開會,至今也有三十餘年之久了!令人唏噓的是,蓬萊閣、中國大飯店、統一大飯店現皆已拆除改建為大樓了!是時的扶輪社仍隸屬345地區,台灣與香港輪流開年會,我們的創社社長王木發先生曾被選為「三四五地區總監」,其任務之一便是參加每社的例會。若是在台灣還好,可是常跑香港、澳門,便覺異常辛苦。我們的社友,每隔一年要去香港參加年會一次,也順道往澳門觀光,相較現在,光台灣就有七個地區,出席年會就相對方便了!

說到國際關係,PP. Code與各國扶輪社也是關係匪淺。1965年10月國際扶輪成立60週年紀念,日本分成關東與關西兩地盛大舉行聯合地區大會,那年適逢本社與茅ケ崎扶輪社結為姐妹社,PP. Code與PP .Sunny二人代表參加了結盟慶典,一時傳為美談。為了增進友誼,於1970年隨同西北區扶輪社姐妹親善訪問團拜訪東京及大阪的日本姐妹社;又於1974年偕同夫人、PP. Johnson夫婦及已故PP. Pony夫婦參加台灣各地扶輪社所組團體,出席美國明尼蘇達州雙子城所召開之國際扶輪年會。當時台灣參加之人數只有二十多人,而其中以我們西北區社的人數最多。1977年擔任副社長時,社裡組成「社員子女親善訪問團」,該屆社長盧啟華Jade央託PP. Code負責帶團訪問日本的神奈川茅ケ崎、大阪府茨木、東京世田谷、名古屋北及川越等五個姐妹社。如今那些當年的「社員子女」也都已經在各個領域頭角崢嶸了!一次訪問兩代情,至今仍令人念念不忘。

  PP. Code話鋒一轉說道:「姐妹社好比男女朋友,有時會面臨分手的命運,有時想要卻追不到。」此語一出,大夥兒有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此時,PP .Code要我們特別關注一件大家或許都已遺忘的事件。時間是1978年2月28日,盧啟華Jade社長任內與韓國釜山RC締結姐妹社,同年9月23日,林樹豪Machine社長任內受證晚會上,釜山RC副社長崔正煥特地來台祝賀。經過了三個盟期,從1978至1986,於1986年6月30日曹俊霖Stephen社長任內終止姐妹社關係,不再續盟。另外1980年4月9日,日本京都RC前社長堀場雅夫等六人前來參加例會,尋求締結姐妹社,卻未竟其功。另外,PP. Oil對於輔導成立新社亦頗為熱心,特地要我等新進社員了解我們西北區社的輝煌歷史。他說我們西北區社輔導成立之扶輪社共有八個之多:1.三重扶輪社(1962年),特別代表PP. Oil郭家盛。2.台北士林扶輪社(1976年),特別代表PP. Bearing梁萬星。3.台北延平扶輪社(1977年),特別代表PP. Johnson許水森。4.台北大同扶輪社(1983年),特別代表PP. Oil郭家盛。5.台北城北扶輪社(1985年),特別代表PP. Oil郭家盛。6.台北朝陽扶輪社(1993年),特別代表PP. Sunny劉鼎煜。7.台北蓬萊扶輪社(1996年),特別代表PP. Kiyo鄭祺耀。8.台北玉泉扶輪社(2004年),特別代表PP. Legal張迺良。還有協助共同輔導成立的也有桃園、板橋、台北稻江、台北永樂、台北建成等共五個扶輪社。

  談到社長任內事蹟,PP. Code嘴角揚起的幅度似乎又多了些。他說1979至1980年度(第20屆)擔任社長時,適逢國際扶輪創立七十五週年,台灣各社聯合舉行盛大慶典,在桃園山地(羅浮)建造一所醫療設備齊全的「診療所」,服務原住民同胞。這段話讓我們看出PP. Code 把出席-友誼-服務的扶輪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猶記得PDG. Hy-Line說過,當社長是學習與服務的開始,真是語重心長啊!

訪問隨後進入了較輕鬆的話題,大夥兒問PP. Code如何維持出席率百分百。他說:自入社以來已逾四十五年,能維持出席率百分百,乃因國際扶輪之章程有所修改,始能維持。早先扶輪章程規定甚嚴,除女性不能參加外,如因故不能出席例會而須前往他社補出席的話,限於欠席的一個禮拜前或後,當時扶輪社不多,要補出席實屬不易。扶輪社應社友的要求,經立法放寬為例會之前後十四天,可以補出席,如係出國超過十四天便不受此限制。在旅行期間出席他國扶輪社例會,可計為出國期間有效之補出席,且前往無扶輪社地區(如中國大陸或共產國家),不必補出席也算為出席率百分百。

PP. Code順便提到海外補出席的各國經驗,也非常有趣。例如,日本每周例會之開會時間,包括餐敘只有一小時而非九十分鐘,或許是源於緊湊的生活步調;再者,在泰國曼谷參加例會時,社友帶來的來賓由社友個別介紹;有一次在德國漢堡補出席時,因下榻飯店的扶輪社例會已過,於是前往附近的漁港,例會場所係一簡便餐廳,非常樸素,有主桌的設置,但沒有看到掛社長章、糾察章、聯誼章等,誰是社長也不知道;桌上有啤酒及紅酒,因此客隨主便就喝了啤酒。他們沒有想到遙遠的台灣也有人來補出席,所以熱烈歡迎,這是他一生中難忘的回憶。

走筆至此,耳邊傳來陣陣歌聲:「….總嘛要照起工來行,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要拼才會贏。」對農民來說,播種、插秧、鋤草、施肥,都只是過程,割稻才算完成,稻穀才是成果。割稻時,第一天叫起工,最後一天叫完工;完工是大事,要殺雞宰鴨請幫忙割稻的人。在此祝福PP. Code及所有照起工並認真完工的朋友們,未來的一年,好運數不盡!